慎fo
本人已死 | 只刷粮了
(有缘再见!)

称呼夏夏 | 微博同id
随心写文 | 墙头hin多

自给自足自娱自乐
极其爱甜,虐会标明
CP吃的挺多不吃拆
杂食性生物,三分钟热度
欢迎评论,感谢关注

少来diss我 见一个骂一个

知名戏精学院毕业
 

我他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我同人的李总可是很正经很撩人很可爱的,但是…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每天都看见李总的新段子哈哈哈哈哈哈
真的是哈哈哈哈哈哈

查看全文

「和李先生谈恋爱的小事」

*纯属随心写
*不好请李夫人们见谅
(有空之后会电脑排版)

1
烟花在空中绽开,零落的光透过大楼的玻璃洒进来。我抬头看了一眼,接着处理手头的文件。
哦,2018了。我冷漠的想着。
“叮咚”
手机提示音在安静的环境里响起,屏幕亮了。
「我在楼下。」
我瞥了一眼,是李先生给我发的消息。

2
李先生这个人,大概是没救了的。
我走到门口,便看见他倚着车,略微抬头看着一直未停的烟花。光忽明忽暗,我看见他神色默然。
“别傻站着,快过来。”
下一秒他看见我,皱起眉,有些不悦的说着。
不知是不是烟花晃了眼,对视的一瞬我看见他眼里倒映着我,烟花点亮了眼眸。然后一瞬即逝,再看他依旧和平常一样。我只听见他又说我了。

3
实不相瞒,我和李先生,已经交往一个月了。
虽然旁人知道后,皆是一脸惊疑恐慌和原来如此的神色。
李先生这人,很讨厌。
尽管我和他交往了,却没有什么和以前不同。哦,除了他怼我的次数更多了。
可是他这人,着实可爱。可爱的我想打他。

4
其实我对我们开始交往的那天,是很不满的。
我还记得那天的事情,实在是,记忆深刻。
毕竟李先生难得不坦诚的却提出和我交往,我想这对他来说也是很艰难了。
那天我早早完成了工作,难得不用加班的一天,我决定要好好安排剩下的时间。
本来应该是这样的。
刚走出公司,我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。
“上车。”
我面上不太乐意,心里其实有些开心,但是这不能让李先生看出来。
李先生见我不太开心的样子,轻哼一声。
“今天有很重要的事。”
我长长的哦了一声。
李先生不再说话,安静的开车。

5
我果然,是不该相信李先生的。
我向下望去,城市在这个高度已经模糊不清,加上夜色深沉,我只看见星星点点的灯光。
初冬的风拂过脸带来一丝凉意,山间的虫鸣隐隐约约起伏不断。城市的喧闹离我那么远。
可是,我,真的不行了。
李先生大概是感受到我的哀怨,转过身俯视我。
我看着前方的他,刚想开口。
“哼,奶茶喝多了吧。”
我……谁有奶茶我现在就泼他脸上。什么?给我刷黑卡勉强原谅。
我正生着气,他一把拉过我,“上来。”

6
每次当我不想再原谅李先生的时候,他总是让我一次又一次放弃。
就像现在,我趴在李先生的背上,感受着他的体温,内心咚咚的不安分。
这个人怎么这样的啊,我没有原则的吗!
“李泽言,你放我下来吧,我能接着走。”
“闭嘴,重死了,让你喝奶茶。”
……我收回刚刚的话谢谢,回去我就买一箱奶茶。
尽管他这么说,还是稳稳的背着我。
唉,我内心叹口气,对李先生万分无奈。

7
“今晚月色真好。”
看着漆黑的夜空,只挂着屈指可数的几颗星点,我干巴巴的笑着应到,“哈、哈哈,好……”
李先生似乎也感受到了散开的一缕尴尬气息,轻轻咳了咳。
“你喜欢我。”肯定句。
我还沉浸在刚刚的无话可说中,顺口就应了。
“啊、是啊。”
空气凝滞了一秒,我甚至怀疑是李先生用了他的超能力。
“我接受,从现在我们开始交往。”
我觉得我今天脑子不太清醒,一定是海拔太高的原因导致我缺氧。
“那要是我拒绝呢……”
“你只有接受这一个选项。”
我叹口气,笑着接受了,“好的,总裁大人。”

8
“唔……”
我睁开眼,有点搞不清状况,稍微回想了一下。
啊……真是魔幻的一个晚上。
晨光透过帐篷的缝隙射进来,我扭头一看,李先生果然不在旁边。
我打了个哈欠,揉揉眼睛,刚打算起身爬出帐篷,就看见一只手撩起帐篷。
李先生看见帐篷里醒了的我倒不惊讶,晨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。
李先生逆着光,我有些看不清他的脸,他向我伸出手,恍惚间我看见他好像笑了一下。
许是这晨光太柔和,让我感觉李先生也温柔了,我下意识的就搭上那只手。
他握住我的手,将我拉起来,手中传来的触感温暖,我只感到无比安心。
果然李先生不说话,岁月都温柔了。
远处的天边泛出红光,太阳缓缓升起,我沐浴着光笑了起来。
空气停止流动,鸟鸣戛然而止,太阳悬在空中,山间静的一丝风也没有。
我抬头看着李先生,心里被触动,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“喜欢吗?”
“嗯!喜欢!”
“大惊小怪。”
我刚想教育李先生破坏气氛的能力太强,他下一句就给我一击致命。
“你喜欢,以后的每一天,我都陪你一起看。”
心跳扑通扑通的,害怕这么安静的环境里被他听见我如此强烈鼓动的心跳。握紧的手心快出汗了。
下一秒我就用了我今天所有的勇气对他说:“李泽言!我喜欢你!”
瞬间脸涨得通红,刚刚到力气像是全被抽空了。我都这样不顾羞耻了,他要是敢怼我我就分手!
风吹过耳边,空气重新开始流动,李先生没有说话。
我怂怂的抬头看向李先生,正好对上他的视线。
李先生微微笑着,光照在他脸侧,柔和了轮廓,温柔的不像话,我看见他眼里的我。
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李先生另一只手抚上我后脑勺,耳侧响起的话语低沉温柔,我感到额头上温热的触感。
啊…这个人怎么能这样呢。
让我喜欢到不可自拔。

所以我一个白夫人为什么写起了老李的同人啊哈哈哈,这个人太好笑啦!

查看全文

【铠宝】「没想好叫啥」②

 现在才发恩……大家觉得ok就好(个人写的乱七八糟了)


Chapter 2

「你先招惹我的」

 

      “喂,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干什么……还早呢,再睡会儿……”至尊宝拍开推他的手,不耐烦的嚷嚷着。

      “……”韩信看着拍开自己手之后转身对着墙拉拉被子,完全不理自己继续睡的至尊宝,满脸黑线,“你是不是忘了今天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  嗯……事?什么事?

      至尊宝艰难的让自己清醒一点回忆着,“嗯……那个、那个啥联谊??这不还早呢嘛,哎让我再睡会儿……”至尊宝隐约回想起一点,很不在意的接着睡。

      “……”韩信忍住想打人的念头,友善的笑着,“那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,嗯?”

      嗯?几点?不是才九点多吗?至尊宝打个哈欠,手在枕边摸索着,锁屏上显示着:13:34。嗯一点……一点??!!

      “我操老子睡到下午了?!”至尊宝一个惊呼,从床上坐起。

      “你还知道啊……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能睡呢……”韩信依旧笑的友善。

      至尊宝看着挂着迷之微笑的韩信,咽了咽口水,“你、你别激动,我我,我现在就、起来,哈哈、哈哈哈……”边说边下床去洗漱。

      韩信翻翻白眼,解锁手机。

      【韩信】:[妈的这智障竟然被我喊起来的]

      【张良】:[……12点起来的某人有什么脸说别人?]

      【韩信】:[我……]

      【赵云】:[好了,韩信你等至尊宝弄好来找我们。]

      【韩信】:[ok]

 

      “搞什么……结果根本没回我,亏我还等着……”至尊宝刷着牙,看着没有新短信的手机嘟囔着。要不是因为这个我才不会这么晚起来呢……

      至尊宝洗漱完,边穿着衣服边和韩信抱怨,“哎你说这联谊和我们关系也不大啊还要去。”

      韩信把手机锁屏揣回兜里,“你拉倒吧,别废话了,弄好赶紧和我走,赵云和张良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“知道了知道了,走吧。”至尊宝理理头发,跟着韩信出了门。

 

      “喂……你俩别喝了,我可不送你们回去……”张良看着一瓶接一瓶喝的很嗨的韩信和至尊宝,嘴角抽搐。

      本来吃完饭就该回去了,但是有人提出接着去KTV嗨,张良本来要走了,没办法被一起拖着去了,结果歌唱没唱他已经不想提了,这两个人喝的倒是很嗨。

      赵云半途被一个学长拉走了,之后给他发了信息让他不用担心,他也没在意了。

      “呃……没事,我能自己回去,来来小良良你也一起喝!”至尊宝嘿嘿一笑,把酒递给张良。

      “对对对,我还没醉……接、接着喝!”韩信也跟着附和。

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张良看着醉的不清醒的两个人只能扶额,“算了懒得管你们……到时候可别说我没拦着你们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  “嗝……我、我还能……”至尊宝趴在桌上,一手拿着个空酒瓶,嘴里还嘀咕着。

      “子、子房,你怎么喝这么多还……嗝……”韩信指着张良,一脸疑惑。

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张良:我不认识他们两个。

      “子房,我带韩信回去了,你自己没问题吧?”刘邦看见张良的短信就赶来了,顺手拉起意识模糊的韩信。

      “嗯,没事,我把这家伙也搞好就走了,你不用担心,把他弄走吧。”张良有些惊讶刘邦来的这么快,但是并未多问。

      “喂,至尊宝,你找个人来接你吧,我带不了你。”张良推了推至尊宝。

      “啊?哦……我看看……”至尊宝点开通讯录,用根本不清醒的脑子思考了一下,他妈我找谁来接我????

      然而他手滑就播出了号码,张良看着屏幕上的“狗比”二字想会是谁。

  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  “你!过来接我回家!”

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呃,至尊宝喝多了,我让他打电话找人接他回家来的……”张良听见至尊宝的话就知道让他自己说不靠谱了,拿过手机就解释起来。

      “……好,地址告诉我。”对面沉默了一小会儿,问了地址。

      张良呼了口气,总算搞定了……等等我他妈为什么要像个老妈子管他们死活????

      对此张良沉默了,以“谁让我心善”为由不再去想。

 

      铠接到电话的时候已经打算睡了,电话那头传来嘈杂的声音,他不禁皱皱眉,那人还语句不清的嚷嚷着。之后就是一个不认识的声音给他解释了,他完全没道理去,但是他也不知道,可能是一时冲动吧,就拿了外套要了地址出门了。

      铠打开门,空气里弥漫着烟酒味,他不悦地找着那人。看见他趴在桌上,旁边还坐着一个人,神色颇为无奈。

      “你好,我来接至尊宝回去,你也可以走了,麻烦你了。”他对那人打了声招呼,那人惊愕的看着自己,愣了愣点点头,铠直接抱起至尊宝走出这让人不喜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张良看着接至尊宝的人走出门,还有些回不过神,“我去这不是露娜哥哥吗……哎算了不管他了,我也走吧。”张良叹叹气,总算把俩孩子送走了。

      “嗯……你谁啊放我下来,我要接着喝……”至尊宝感到身体悬空着,挣扎着想下去。

      铠打开车门,毫不温柔把人扔进去,“闭嘴,给我老实待着。”也不问至尊宝家在哪就自己开了。

      “我靠你开慢点,我他妈要吐了……”至尊宝躺在后座感受着车的颠簸,忍不住骂出声。

      “你敢吐我就敢把你丢在路上。”铠面无表情的说着,却还是放慢了速度。

      至尊宝迷迷糊糊的,也不知道谁在开车,会去哪,安静的躺在车上不自觉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铠在楼下停好车,打开车门看见至尊宝缩在后座睡了,叹口气轻轻地把人抱出来,带回家。

 

      恍惚间至尊宝感觉自己在水里,有人触碰着他,然而脑袋昏昏沉沉,眼皮重的撑不开,错觉吗?

      唔,什么东西,有点苦……至尊宝无法反抗,只能咽下,唇上温热的触感,以及口腔里扫荡着的……至尊宝有些晕乎乎的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缺氧导致。

      铠把人带回家之后先放在了床上,去浴室把浴缸的水放满,试了试温度回到卧室,看着床上一动不动的人……还是自己上手吧……

      指尖滑过皮肤,光滑的触感让他有些留恋,铠咳了一声正经的把衣服裤子扒了个精光,抱着人走到浴室放到了水里。

      “……服了你了。”看着乖乖躺在浴缸里的至尊宝,铠无奈的也脱了衣服。

      两个人坐在浴缸里终归有点挤了,铠意外至尊宝喝醉了竟然这么乖,明明之前抱他回来还很折腾。

      草草的给他擦了下身子,披了件浴袍,把人给塞进被子里。铠找了找家里有没有醒酒的东西。……最后还是去楼下的药店买了。

      把碗放在床头柜上,铠把至尊宝扶起来靠在靠枕上,试了试温度,把勺子凑到人嘴边。

      ……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。

      铠端起碗喝了一口,一手扶着至尊宝后脑勺,双唇相贴,撬开那人牙关,把汤灌进去。

      “你先招惹我的。”


查看全文

【铠宝】「没想好叫啥」①

(呵呵呵诈个尸……约策实在憋不出啥最近正好看见邪教,写个短篇水水)

*略短小

*开头借了雨治太太的梗


Chapter 1

「恋爱使人苦恼」

 

     “说多少次了,不要缠着我妹妹。”

     铠俯身将人逼在墙上,一手撑着墙,低头看着那张熟悉的脸,又一次警告。

     至尊宝被这人单手禁锢在身前,背贴着墙,眼睛撇向旁边扭头不看他。

     铠看着面前人的动作挑眉,渐渐靠近。

     “别让我再看见你在她附近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 湿热的气息扑在耳边,至尊宝听着那人低沉磁性的话语,感觉耳朵要烧起来了。

     “嗯……知道了知道了,你快走吧……”至尊宝忍不住伸手推开铠,语气敷衍。

     铠看着那因为自己动作红透的耳尖笑了笑,冷哼一声,不回头的走了。

     至尊宝眼巴巴看着人走远,揉了揉红透的耳尖,拍拍脸,心里却忍不住直跳。

     啊啊啊啊搞什么不要突然凑过来在我耳边说话啊……至尊宝不禁回想起刚刚的事,那人的呼吸仿佛还在耳边……

     “诶,至尊宝你来啦?”

     至尊宝本来还在回忆,蓦地被打断。听到熟悉的声音无奈转过身,“是啊,又被找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哼哼……走,学姐请你去吃东西。”貂蝉看着至尊宝的样子不说破,假装听不出他语气里的抱怨,意味深长的哼了两声。

 

     “哎学姐,为了帮你我都被他找了好多次了……”至尊宝戳着盘子里的蛋糕抱怨道。

     “是是,谁让你跟露娜熟嘛嘿嘿。放心啦,不会要你帮太久的~”再说你也不亏嘛。貂蝉一脸无辜,诚恳的表达了自己的歉意和感谢,虽然对此她完全不愧疚。

     至尊宝听见貂蝉的语气叹叹气,算了,还是吃东西吧。

 

     “哥,你又去找至尊宝了?”露娜走到在吃饭的自家哥哥面前坐下,颇为头疼的问他。

     “嗯,对。”铠毫无影响的依旧吃着东西,并不好奇自己没告诉露娜,她怎么知道他在这里。

     “我都说了他不是喜欢我……你就别找人家了,搞得每次见他都觉得不好意思了……”露娜见自家哥哥的态度忧愁的叹口气。看见貂蝉告诉自己好像看见了至尊宝和自家哥哥之后,她问了铠往哪走了之后就来找他谈谈了,然而他的态度让露娜实在很头疼。

     “嗯……我找他是我的事,况且也不全是因为你。”铠听完露娜的话放下筷子,抬头看着自己妹妹,“好了,我有分寸,你就不要太担心了,放心我不是讨厌他。”

     露娜面带疑惑,不太理解铠的意思,见他不打算再说什么只能叹口气无奈地摇摇头,“好吧,那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 “等下,”露娜还未走,又被喊住,“你有他手机号吧?”

 

     “你到了吗?”

     “嗯,刚到门口。”

     “往里走,靠窗倒数第二个!”

     露娜一手拿着手机,一手推开门,沿着窗边的座位向里走,就看见貂蝉笑着看向她,忍不住勾起嘴角,在她对面落座。

     “给你点了拿铁。”貂蝉双手托着下巴,笑眯眯的看着露娜。

     “嗯。”露娜拿起杯子,抿了一口,热气扑在脸上,拿铁香醇的味道让她感觉很舒服。

     “怎么看你好像不太开心?”

     露娜刚放下杯子便听到貂蝉关心的话语,稍微思索了一下怎么开口,“也不是,只不过还是那事。我刚刚去找他了。”

     貂蝉等了几秒,听到露娜的回答不禁轻笑,“怎么,你哥还担心呢?”

     “不,他说不全是因为我,自己有分寸,让我不用太担心。”露娜简略的表达了铠的话,对此表示不解,“哦,还问我要了至尊宝的手机号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嗯~好啦,既然你哥这么说了,你就别管他俩的事了。”貂蝉听到后半句心里忍不住想翻白眼,铠你真行……

     “嗯,不提这个了,我们吃东西去吧。”露娜不再多想,将杯子里的拿铁一饮而尽,笑着站起身。

 

     “叮”

     嗯?手机传来提示音,至尊宝疑惑的伸手拿过。

     「存下我手机号。」

     至尊宝侧卧在床上,一手枕着头,看着屏幕上无厘头的六个字,一脸黑人问号。哈?谁?

     「哦,我问露娜要的。」

     至尊宝还没有问对方是谁,下一条短信就跳出来了,似乎是替他上一条短信作的补充。

 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 「铠?」

     至尊宝不太确定的发了过去,紧张的盯着手机等着回复。哇,要是猜错就尴尬了……让你他妈手快!

     「嗯。」

     消息几乎是秒回的,至尊宝看着那个“嗯”松了口气……还真是他啊我靠,竟然要了我的手机号码???啊啊啊,怎么办怎么办,呜……有点小开心……啊我没救了……

     至尊宝捂着脸在床上左右滚着,脸颊因为动作整个通红的。等激动的心情平复了点,至尊宝才重新解锁手机,小心翼翼的点了那个号码存储为新联系人——狗比。

 

     另一头的铠靠在床上,看着迟迟不来信息的手机,无奈笑笑,把手机锁了屏放在床边的桌上,打算睡觉。

     “叮”的一声,他挑眉,又拿过手机。

     「晚安。」

     亮起的屏幕上是新的短信,铠弯起嘴角,笑容渐渐加深。

     晚安。

 

     至尊宝本来犹豫着要不要发,手一抖就发出去了,恨不得打死自己。

     忐忑的等着回复,至尊宝窝在床上翻来覆去,时不时看看手机,听见提示音就以为是对方的短信,却始终没有看到。最终敌不过困意,迷迷糊糊的睡去了,嘴里却还念叨着。

     什么嘛,睡着了?怎么不回我?果然不该发的……啊……

查看全文

咦,感觉自己还是不要写文了,对自己的坑品感到怀疑……但是不管怎么说,这篇我近期一定会完结掉的,不能坑嗯……
大家万圣节快乐(过了)

查看全文

不吐槽了不吐槽了,就有文就发没文闲置好了。

查看全文

昨天百度了一下弃猫效应,有点带感。猫会不会有我不知道,人肯定有的。想用这设定写篇啊!!想想什么cp好

查看全文

超级好听超级温柔的一首ovo

操了,我竟然没发现两个人头发互相挑染了一缕对方头发颜色,太失败了
我不配爱你们
(顺便让我想起了ichu双子也是这样

© 时纱saiyo | Powered by LOFTER